“患者母子平安对我是最大安慰”

发布日期:2018年3月26日 阅读次数:

“患者母子平安对我是最大安慰”

 

 

 

人物档案:李兵,安徽医科大学附属妇幼保健院影像中心主任,介入中心主任;安徽省妇幼保健协会妇产介入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、中华医学会放射学分会妇儿介入学组委员、安徽省医师学会影像委员会委员

 

孕产妇大出血,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。每年,李兵都要从死神手中抢回四五十名大出血孕产妇的生命。“当患者把生命交给我的时候,我不允许自己失败。”李兵说。作为一名医生,他要尽可能地减少患者的痛苦,患者母子平安对他来说是最大的安慰。为此,他潜心研究介入技术,尽可能减少大出血孕产妇摘除子宫的风险。

为赶回医院救人连闯两红灯

晚上9 点,李兵刚刚下班回到家。这时,手机铃声突然响起。“急诊,患者怀孕30周,二胎,出血不止……”

接到电话后,李兵第一时间跑下楼。为了及时赶到医院,他连续闯了两个红灯。由于产妇头胎是剖腹产,子宫出血量较大,在危急情况下,要想保住她的生命,切除子宫是最直接的方法。但是对于一个女性来说,少了子宫无论从生理还是心理上来说,都会给其带来不小的伤害。刻不容缓,李兵及其团队在介入中心手术室迅速为她实施了介入手术,仅仅用了半个小时,出血就得到有效控制。

实际上,要成功完成这个手术并不容易。对于大出血的病人来说,时间就是生命,如果医生没有丰富的经验,没法精准把握出血的位置,耗去大量抢救时间,病人随时可能倒在手术台上。

“当时病人的血压降得很快,我们完全凭借经验找到血管,再通过影像找到病灶,尽快把出血口堵住。在挽救患者生命的同时,保住患者的子宫,尤其对于还打算生育的女性来说,有不切除子宫的希望,我们医生就要尽最大的努力。”李兵说。

 

每年抢救数十个大出血患者

作为介入技术专家,李兵经常要参与类似的急诊手术。“孕产妇发生出血情况是非常凶猛的,几分钟内就可能出血几百毫升甚至上千毫升,危及生命。”李兵表示,在介入技术成熟之前,大出血的患者往往面临子宫被摘除的风险,这也让他感到非常痛心。

为此,他带领团队潜心研究学习,使得介入技术成功应用于临床手术,大大减轻了患者肉体和精神上的痛苦。

不过,李兵为此承担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压力。“虽然大家都知道介入手术的优势,但刚开始运用这项技术时,我面临很多质疑,心理压力非常大。”李兵坦言,刚开始由于经验不足,病人虽然保住了生命,但还是没能保住子宫,这也让他彻夜难眠。

李兵并没有放弃对这项技术的研究和探索。“现在介入技术已经非常成熟,我们每年都会抢救四五十名大出血的患者,包括孕期、产中、产后大出血,我们要尽可能保住患者的子宫。”李兵说。每当看到患者安全返回病房,他都感到非常欣慰。

   

 

三个梯队随时待命急诊手术

如今,在省妇幼保健院的急诊抢救中,介入技术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。“我们虽然不是在急诊科,但是很多危重病人的急诊手术需要我们参与,对于大出血的患者来说,时间就是生命,我们必须做到24 小时随时待命。”李兵说,自己的手机从来不会关机,这也是他对团队成员最基本的要求。

“我把科室的医生分为三个梯队:我是第一责任人,也是第一梯队成员;第二梯队是技术成熟的医生,我要求他们接到电话后在20 分钟之内赶到医院;第三梯队是值班医生,保证10 分钟之内做好术前准备工作。”李兵表示,如此排班是为了保证急救团队24 小时无缝对接,保障急诊病人的安全。

“有一次我在池州出差,凌晨3点接到急诊电话,有个产妇夜里出现了产后大出血。我一边开车往回赶,一边通知技术骨干赶到医院参与抢救。”李兵说,虽然团队成员技术已经很成熟,但是作为科室主任,他必须要赶回医院。

“病人来到这里来,就是把生命交给我们,我们要尽最大努力,确保手术成功。”李兵说。对于他的要求,年轻的医生刚开始可能会不理解,但是当真正挽回一条生命的时候,就能理解医生的职业使命。

医生要更多地进行换位思考

医患关系是一个老百姓关注的话题。在李兵看来,医患矛盾的根本原因是医生和患者之间信息不对称,医生讲的患者听不懂,所以现在要求患者有知情权,很多环节要患者或家属签字,这都是很有必要的。

“但作为医生,我们很有必要对患者进行宣教,对于患者不了解、不理解、不能接受的问题耐心解答。避免有些病人觉得你不重视他,态度不好不认真。”李兵说。“我们要让患者明白看病和消费是两码事,生病说明你的健康出问题了,有些病能治,有些病治不了,从医生的角度来讲,首先考虑的是能不能解决你的问题,解决不了只能从提高生活质量方面来考虑,或者说能不能延长寿命这方面来考虑。”李兵说,“如果这些问题都让患者明白了,沟通就很容易达成共识。”

李兵表示,患者生病时心情很急也很无助,作为医生要首先理解患者的心情,还要更多地进行换位思考。

内疚从未参加儿子的家长会

在电视剧《急诊科医生》中,繁忙的工作让医生们很少有时间去陪伴家人。“医生不同于其他职业,现实生活中的医生也是如此。”李兵说,由于工作的原因,他陪伴家人的时间很少,有时甚至陪家人吃顿饭都成了奢侈。

“我的老母亲80 多岁了,一直和我住在一起,老人家最开心的事就是和我一起吃饭。”李兵说。母亲非常理解他的工作,虽然自己很少回家吃饭,但她从来都不抱怨。“哪天我要说回家吃饭,老母亲还会亲自去厨房做我爱吃的菜,等着我回家。”

对于自己的儿子,李兵也充满了歉疚。“有一天我爱人出差了,我告诉孩子夜里12 点多才能到家,让他先睡觉。”凌晨1 点半,抢救完病人的李兵下班回家到家后,发现家里所有能开的灯都亮着,孩子趴在桌子上睡着了,等着给他开门。那一刻,他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掉了下来。

李兵内疚地说,儿子今年上小学六年级了,自己平时太忙,甚至从来都没有去给他开过一次家长会。

建议产妇生产“顺其自然”

“现在很多产妇第一胎都是剖宫产,而80%以上的产科出血都和剖宫产有关系。”李兵说,疤痕子宫、前置胎盘、胎盘植入等都是导致产后大出血的主要病因,而这些与产妇头胎选择剖宫产有着重要关系。

李兵举了一个简单的例子,如果有产妇头胎使用的是剖宫产,子宫上不可避免会留下一道缝合的疤痕。但子宫体积总共就那么点大,当这个产妇生二胎时,医生在子宫中重新切开的口子,势必会和原先的疤痕重合,双重受伤就可能导致大出血。子宫在遇到出血状况时,本身可以通过收缩来止血,但由于疤痕的影响,收缩能力会下降,以致造成出血后止血困难,危及产妇生命。

李兵建议,对于尚未生育,或已经怀有头胎宝宝的女性来说,如果宝宝没有胎位问题或是自身身体原因,能够顺产尽可能选择顺产,可以有效降低产后出血率。如果是打算生两孩的高龄产妇,且头胎就是剖宫产的,务必在再次怀孕前先去医院做孕前检查,明确自己的子宫以及其他身体条件是否适合怀孕,然后再做决定。